Skip to main content

世界工業勞工(IWW) -- 革命工聯初步

自從1970年,全世界有個大改變。 前所未知的"財富"轉移,導致無數人貧窮,而少數幾個富到以往所無法夢想。我們可以看到:

今天,世界的340位億萬富翁控制的財富,超過20億最窮的人的總所有。每天我們看到飢餓,環境惡化和人類文明的毀壞,為了什麼呢?讓區區一、二千人暴富和掌權。

我們看到了所謂「共產主義」體制的崩解,還有一個差不了多少的自由市場體系的開始。

我們看到工業主義移到前社會主義國家和"開發中"國家和連帶的狂買情況和資源整批竊盜的興起。

世界工業勞工(IWW或Wobblies)是從1905年開始就存在的革命工聯。IWW是由北美洲要求一個真正激進,民主工會的一般勞工所建立。

在工會中,Wobblies是有名的,老闆們怕我們。透過我們民主的結構,彈性策略,團結和未來的願景,IWW的影響一直被全世界感受到。

而IWW在今天比以往更加重要。我們希望這份簡介,能鼓舞你加入我們,一起建造所有勞工的「單一大聯盟」,並一舉掃除剝削的資本主義和階級社會。

原則

The IWW憲章的開宗明義,宣明了我們的基本原則:

     勞工階級和雇主階級絕對不一樣。只要飢餓和匱乏還存在數百萬勞工群之中,而少數雇主卻擁有所有好的東西的時候,就沒有和平的可能。
     這兩個階級間的鬥爭必須持續到全世界勞工掌握全球和生產機器,打破薪資體系,並和地球和協相處。
     我們發現,工業經營集中到越來越少的人手中,使得職業工會無力應付雇主階級與日俱增的權力。職業工會造成在同一工業內,一組勞工對抗另一組勞工,而使得在 薪資抗爭中,相互擊敗。甚至,職業工會幫助雇主誤導勞工相信勞工和他們的雇主是利益共同的。
     這些情況可以改變,勞工階級的利益得以高舉,只要組織方式能使得任何同一個工業的--甚至所有工業的--所有成員在工業中的一部分部門罷工的時候,也停止工作,致使"一個受傷,全體受傷"。
     相反於保守派的座右銘:「適當的勞動,適當的薪資」,我們必須要深刻革命性的標語:「打破薪資制度」!
     趕走資本主義是勞工階級歷史性的任務。生產部隊必須要組織,不只是為了每日的抗爭,而且是為了在資本主義倒台之後接管生產。我們經由組織工業,在舊社會的殼中漸漸形成新社會的結構。
勞工階級解放 -- IWW相信,以團結,一體的行動,我們在老社會的殼中,建造一個新的社會。透過團結,我們創造一個自由,每個人都能擁有美好事務的世界。沒錯,IWW是激 進的。激進到親像科學家進入伊的實驗室,親像外科醫師計畫要革割除一個敗壞的組織,親像一個教師必須講出真理。要認識到,經由激進主義,已經使得生活今天 比昨天還好。親像過去一樣,激進主義是唯一能使世界走出飢餓、仇恨和恐懼的暗瞑的力量。我們相信要破除資本主義,因為資本主義製造出不快樂的世界,毒害我 們的夢想,我們的家庭和世界本身,只為了使富人更加富有。

IWW非政治 -- IWW不是政治組織,而且他不干涉成員的政治思想和活動。他只要求政治觀點不要造成聯盟內的分裂。這一規則使得不同政治信仰的勞工,能不摩擦,而增進他們 的經濟利益。IWW專注在直接的經濟行動(罷工、杯葛、職務行動),因為歷史明示,掌握經濟力的,也掌握政治力。IWW相信,經由政客得到的利益,會很快 被連本帶利剝回。只有勞工用自己本身的經濟力量所贏取的,才能保有。IWW認識到,勞工只有聯合成單一階級,才能戰鬥,打倒老闆。與其分散能力去彼此紛爭 哪一政黨或政治路線優先,咱針對老闆,在工作位置上戰鬥。

IWW非宗教 -- IWW沒有宗教傾向,也不干涉成員的宗教信仰。這種信仰是人性自由的一部份,IWW努力伸張自由,不會去傷害。

IWW如何組織?

單一大聯盟:  IWW相信勞工需要組織為一個大聯盟(OBU),能夠防衛我們的共同利益和控制經濟。

工業聯合:  IWW一直相信,以行業、技術作組織基礎,產生勞工和聯盟的對立和分裂。因此,我們組織成27廣闊工業聯盟,來聯合特定工業的勞工。

鄰區:  IWW成員可以形成幾種鄰區。一地方的職位分支。同一工業聯盟成員的地方分支。各類國際聯盟的工業地區議會的各別成員可以組成一般成員分支,來協調多個分支的活動。

區域:  特定區域的IWW成員可以形成區域組合會(ROC,Regional Organization Committee)。一個ROC可以用來協調區域內IWW的活動。

全世界:  在雪梨,或里昂,莫斯科,或溫哥華的IWW,都是同一個。我們用同樣的政策和標誌。在現行"自由貿易"和跨國公司情況下,這是唯一可行的組織方法。 

     IWW的基礎信念是,一般勞工必須控制他的工作人員,而不是被他們控制。沒有任何屬於一般勞工的工會能限制成員的自由,或用大堆繁文縟節來煩擾弱勢者。所 以,IWW除了跟本需要外,沒有多餘的條規。最重要的問題,包括工作人員的選舉,都是由成員公投決定。工作人員無法達成多數的需求,就面臨立即解職。
     國際推選的IWW職位,包括七人總執行局(GEB,General Executive Board),成員、總秘書財物長(GST,Genreal Secretary-Treasurer)。GEB 是監管IWW大會和大會之間的活動的組織,監管IWW每日的運作、財物、和出版。GST保存書籍、報紙、及辦公室成果,和負責辦公室正式文書、聯絡。工作 人員和工會職員的薪資,是依照成員在工業的薪資所得的平均。這個,還有任期的限制,減低 工會官僚階級掌控一般勞工的權力的可能性。
     多數IWW內的工作是免費的,因為這組織包含的成員信任他們的運動,並樂意盡其所能,促進他的成長。雖然IWW的組織和結構,強烈保障民主,但如果失去精 神,沒有法條能制訂來保障他。自由的根源不是在人們能改變的法律,而是人們自己。

方法和策略

彈性策略 -- IWW以創造新而有創意的打擊老闆的形式而聞名。我們相信,勞工階級贏的關鍵是彈性,創意,和瞭解我們勞工自己的力量。我們信念的重心是勞工人民(佔人類 大多數)有權利控制我們的生命和社會,這個觀念。一個IWW的職務行動,包括從自然離工(walk out)到合法組織工會。雖然IWW不相信政府的勞工仲介,但我們也不愚蠢。我們認識到,有時可以用勞工法來保障老闆的攻擊。但長期而言,IWW相信,對 工作場合民主化要做什時麼?怎麼做?勞工必須作自己的決定。
     不要依賴別人來打自己的仗,我們相信我們可以,並且應該只依賴彼此。這就是所謂"直接行動",這可以有很多型態。它可以簡單,也可以交叉,可以自發,也可 以早先安排。要點是,我們會決定我們自己的目標,達到的方法是一起來決定。

團結一體 -- 勞工階級的需求和最佳利益,和雇主階級的需求和最佳利益是對立的。事實上,我們所要的,並不是對資本家報復,而只是要他們誠實工作。我們勞工有能力經由一 體行動,得到我們所共同需要的東西。這就是團結一體。我們跨越所有路線,不論種族、民族、性別、國家、宗教、年齡、性取向、語言、教育、和技術行業。這些 區分弱化我們朝向更好社會的一致努力。唯一要贏得階級勝利的方法,是認識個體的差異,克服他們,一致對抗老闆。 
一個受傷,全體受害!

攏是領導者! -- IWW拒絕所謂"領導",因為個人的領導也可能誤導。勞工不斷受他們信賴和跟隨的領導所背叛。只有接受理念,不是人的領導才能不會遭到背棄。一個IWW創 立者,尤金。德布斯說:任何能被領導進入革命的人,也會被領導再度離開。但有很多人能快而強地表示理念,和適應情況的策略。這當中最好的,並不想領導,也 不盲從。IWW開發這種人才,是為了這是個平俗人民的組織,是為了分享成員的經驗,是因為勞工朋友並不缺智慧和創意。

非暴力 -- 雇主總是首先訴諸武力或暴力,而IWW只教導法律所認可的,就是:勞工有權捍衛自己,對抗攻擊。在80年代末期,全世界看到東歐的警察國度崩潰。這些國家 崩潰是由於所有階級的人民,拒絕參與他們。當我們勞工拒絕參與資本主義,同樣的情況也會發生。這就是為何只要勞工團結成單一階級,暴力並不是必要。所有勞 工需要的是在大罷工中,手臂勾手臂來贏取世界。

成員資格 -- IWW成員條件,3項: 

  1. 妳是不是沒有雇用和解雇權力的勞工?
  2. 你同意IWW的原則嗎? 
  3. 你願意以IWW的原則和目標來教育自己嗎?
假如你對上面3問的答案是肯定的,那你就可以成為IWW的會員。